•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ddd54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23 07:35:10

ddd54

公元1994年,盛夏,夜。“砰咔..轰..隆隆...”闷雷之声响彻天地,耀眼的白色电光划过漆黑如墨的天际。华

公元1994年,盛夏,夜

“砰咔..轰..隆隆...”闷雷之声响彻天地,耀眼的白色电光划过漆黑如墨的天际

华夏东州市,这座位于华夏东南沿海的经济发达城市,整个城市华丽的夜景,好似黑暗之中的霓虹光芒,在狂风暴雨之下闪动着诡秘的光彩

......“哇...”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之声在黑暗之中响起,电光下隐约可以看到那位于东州市郊区树林边缘简陋的木屋

木屋之内,简单的床铺之上,静静躺在床上一脸细密汗水的绝美女子面上有着一丝难掩的疲惫之色

然而,看着怀中襁褓之中小脸皱皱的婴儿,女子那双淡蓝色的清冷美眸之中却是忍不住闪现出一丝柔和的淡淡笑意

......“嗡...”夜空之中好似有着一阵能量震颤之声传播开来,距离木屋不远处的林中,一片略显荒芜没有什么杂草和树木的空地之上,暴雨之下隐约可见血红色的光芒慢慢的闪现,在黑暗之中隐约化作一道虚幻的血色龙影盘旋着

......位于华夏长江龙腹之地,一片群山之中,乌云遮住了半边弯月,漫天仅有偶尔的几点繁星在夜空之中摇曳如寒风之中的烛光

“血煞起于南方,却暗隐龙脉之气,华夏又多事矣!”一声轻叹,一身青色长衫,盘着高高束冠发髻的清瘦儒雅老者一手负在身后,一手轻轻抚着花白胡须站在一座高山之巅的悬崖边望着东南天际,目中有着难掩的忧虑之色

......木屋之内,昏暗的角落,一道隐约的玲珑身影扭动着,不多时一身暗蓝色紧身衣,披散着黑色长发的绝美女子便是从黑暗之中走出,慢慢来到了床边

映着床头的淡淡灯光,绝美女子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羊脂白玉般散发着淡淡红色光晕的心形玉坠

玉手轻握着玉坠,女子淡蓝色的美眸之中不禁微微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玉坠之上红色光晕似乎微微闪动了下,女子略微失神,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随即怜爱的看着床上襁褓之中的婴儿,将玉坠为小心的为它挂在脖子之上

“嗯!”神色微动的绝美女子,淡蓝色的美眸之中刹那间便是闪过一丝冷厉之色,豁然转身看向了门口之处,隐约间外面的雨声之中似乎有着轻轻的脚步声响起

一道电光闪现,映照出了木屋前方十余米之外呈扇形向木屋慢慢围上来的五个黑色紧身衣冷酷男子

电光之下,隐约可以看到五个黑衣冷酷男子没有表情的面容和冰冷眼眸中森寒无情的杀机

‘吱呀’一声木屋的门打开,一身暗蓝色紧身衣的绝美女子抱着包裹婴儿的襁褓出现在了木屋门口

伴随着轰隆的雷声,闪电的光芒再次亮起,在电光下五道刀光也是从五个黑衣冷酷男子的手中闪现,同时五个黑衣冷酷男子便是借着闪电的光芒向着女子围杀而去

那一瞬间,女子也是面色微微一沉,目中可怕森冷的杀机闪现,白皙修长的玉手上也是有着一道幽蓝色刀光亮起,身影一动向前冲去

眼看那五个黑衣冷酷男子已经来到眼前,双方即将交手,紧接着便是闪电之后无边的黑暗

黑暗之中,雨水的声音丝毫掩盖不在那一声声清脆的兵器交击声,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声隐约的利器刺入血肉的声音和似压抑又似解脱的惨叫闷哼之声

大约过了一分钟左右,当最后一声倒地的噗通之声消失之后,一道闪电适机的亮起

刹那间,一副血腥的画面便是出现

只见地面上的雨水已经染成了血色,五具染血的身躯倒在血水之中,已是失去了生机

在五具尸体的中间,一身幽蓝色紧身衣的女子正半跪在地上,她的头发有些散乱,面色也是有些苍白,衣服上几乎全部被鲜血染红,后背之上更是有着一道长长伤口血淋漓的那般刺眼

女子右手持着幽蓝色短刀拄在地上,鲜血顺着白皙的玉腕流下,顺着短刀淌下,在地面上汇聚,融入雨水之中

“哇...”一声,突兀的婴儿啼哭之声从女子怀中响起

微微低头,女子双膝跪坐在地上,染血的右手轻轻掀开怀中的襁褓,露出了婴儿娇嫩的小脸

婴儿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中还有着泪花,待得映着女子手中幽蓝色染血短刀刀面的幽蓝色微弱光芒看到女子不由止住了哭声咿呀的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见状,女子不由露出了一丝温柔怜爱的笑容,那刹那间的芳华却是世间的最美,婴儿瞪着灵动的大眼睛看着女子,好似要努力几下女子这一刻的绝美笑容似的

而就在此时,女子手上一滴血突然低落而下,落在了婴儿的小脸上同时发生了让女子惊讶的变化

只见隐约的血色光芒从婴儿的面上闪现,很快在女子吃惊的目光下那滴鲜红的血液便是快速的变小,最后消失不见,好似融入了婴儿皮肤之中一般

隐约间,婴儿的灵动眼眸中似乎闪过一丝舒服享受之色

“孩子!”女子微微瞪着眼睛低声喃喃了一句,一时间心中惊疑不定

而她不知道的是,这会儿婴儿襁褓之中一块贴在胸口被婴儿一只小手紧紧握着的白玉小玉牌正微微闪动着红光,只是被包裹掩盖根本看不到

“嗯?”女子面色猛然一变,全身都是下意识的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好似一只猎豹般灵活的闪身躲避同时转而看向了身后

而就在此时,凄艳的血色厉芒闪现,刹那间便是来到了女子的胸前,即使女子有心躲避,也是仅仅避过心脏要害,随着一声‘扑哧’的轻微利器刺入血肉之中的声音,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女子的前胸衣服

微微颤抖着身子,女子抬头一双美丽的眸子带着隐约的恐惧和不甘之色看向前方,隐约间却是看到了一道黑色身影和一双冰冷无情的眼眸

随着一声不屑的冷哼之声,黑色身影狠狠的拔出了那暗红色的染满鲜血的匕首,随即冰冷的声音隐约在雨水哗啦之声中响起:“不愧是血影中的新锐,竟然一人力敌五位a级杀手并且将他们全部杀死!这样的实力,只怕能名列杀手地榜前列了,可惜,背叛了组织终究是逃不过死神的手心!”“哇...”的婴儿啼哭声响起,似乎感觉到了母亲的危机

同时那女子静静的躺在地上,抱着婴儿的手也是微微颤动了下,模糊的意识在慢慢的陷入黑暗的深渊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女子心中浮现出了这个问题,她真的很不甘,作为杀手她是可以将生死看淡,可是自己的孩子才来到世上没有多久,甚至于还没有能够喊过自己一声妈妈,自己死了他能活的下去吗?“小东西?”黑色身影上前两步,低头看了眼女子怀中襁褓之中的婴儿,手中的血色匕首低落的鲜血落在了婴儿的脸上,伴随着一声有些癫狂的低沉笑声,那柄血色匕化作一道凌厉的血色厉芒首猛然向着婴儿刺去

而就在此时,刺眼的血红色光芒闪现,隐约间可以看到一道血色龙影从半空中闪现,浓郁血雾般的血色光芒迅速的将黑色身影笼罩了起来

伴随着一阵压抑的可怕低吼惨叫,很快血色光芒消散,那黑色身影却是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扑通一声砸在泥泞的地上,隐约间可以看到一张惨白的面容,那瞪大的眼睛中还残留着惊骇之色,只是目中却是已经没有了光彩

半空之中,一道明显很是虚幻的巨龙幻影盘旋着,一双闪动着淡淡血色光芒的龙目落在了下方抱着婴儿的绝美女子身上,一声略显无奈的声音在夜色之中回荡开来:“哎,好人做到底!不,是好龙做到底才对!”随着那略显沙哑而带着威严之气的低沉声音落下,一道血色光芒也是从龙影之上闪现,向着下方的绝色女子胸口涌去

被那刺眼的血色光芒弄的微微眯起眼睛,小身子轻轻的动着,那婴儿竟然微微翻了个身,仰着脑袋看向半空之中的血色虚幻龙影,一只小手挥动着似乎要打招呼,闪亮的眸子一闪一闪,口中发出稚嫩的咿呀之声,小脸上似乎有着一丝笑意

虚幻的龙影见状,俯瞰而下的龙目之中也不禁闪过一丝淡淡笑意,随即整个龙影便是好似隐藏到黑暗之中消失不见了

“哈..呀..”雨中隐约还可以听到婴儿那模糊不清的声音,然而周围的气氛却是诡异的让人心中发寒

“嗯!”不知过了多久,磅礴大雨已经慢慢的停了下来,静静躺在血污之中的绝美女子眉头紧皱,转而便是眼皮一颤微微睁开了双目

“孩子!”轻声喃喃了一句,转而绝美女子搂着襁褓的手紧了紧,随即皱眉用手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同时紧张的低头看向了襁褓之中的婴儿

这会儿,婴儿正睡的香甜,小嘴巴微微动着很是可爱

看着婴儿熟睡的样子,微微松了口气的绝美女子不禁微微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

转而反应过来,绝美女子不禁面色变幻的摸了摸自己胸口受伤之处,美眸中刹那间便是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下一刻,绝美女子便是看向了一旁的那具尸体,咬牙撑着身子起身来到那尸体旁,简单的检查了一下那尸体,绝美女子的一双美眸不自觉的瞪大了,面上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怎么回事?”神色变幻间,绝美女子微微低头,美眸中闪过一丝惊疑不定之色

不过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目光扫过周围几具尸体,美眸轻眯了下,随即绝美女子便是咬牙起身,步履蹒跚的微微晃悠着身子快速离去,身影慢慢的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许久之后,夜空之中稀薄的乌云慢慢消散,隐约间可以看到几颗星星闪动着光芒

黑夜之下的树林之中,一道幻影不断闪动,好似灵猴般快速的前进着

“嗯!”那道身影猛然停了下来,却是一个一身紧身黑衣,面上有着一道划过鼻梁的狰狞伤疤的冷峻青年,青年凌厉的目光落在了前方地面上一片血污和尸体,面色不禁微微变幻了下,转而便是闪身上前快速的检查了那些尸体的情况

一具染血的尸体旁,看着尸体胸口深可见骨精准的刺破心脏的伤口,青年不禁面露惊讶之色的抬起头来,冷漠的双目中隐约闪过一丝淡淡的喜色轻声自语道:“柔儿,想不到你的实力又进步了!”“死神?”转而来到那最后一具身上没有血迹的尸体旁,先是略微惊讶的看了眼尸体手中拿着的血色匕首之上深蓝色的字迹,转而不禁双手紧握目光冷厉起来

紧接着青年便是熟练的检查起了尸体,然而随着检查的进行,渐渐的,青年的表情却是变了

又仔细的检查了一番,青年这才惊讶的看着地面上的那具尸体略带颤抖的声音响起:“没有一丝伤口,却是像失血过多,怎么可能!”轻轻的咽了口口水,转而青年不禁目光闪动的喃喃自语道:“柔儿,这是你做的吗?”“柔儿,你在哪里?”霍然起身低吼一声,青年有些情绪激动的扫过周围,转而轻轻闭上双目

片刻之后,收敛心神的青年微微睁开双目目光冷漠的低头看了眼地上的几具尸体,转而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瓶子,旋开瓶盖倒出了几滴黑色液体在面前那具尸体的脸上

‘嗤嗤’的轻微声音响起,伴随着一阵刺鼻的臭味,地面上的那具尸体很快便是化作了一滩污水,同时难闻的气味也是消散

接下来,青年依次这样将其他五具尸体毁尸灭迹,那奇特的液体连地面的血迹都是清除的一干二净

将地上散乱的六件兵器尽皆收起,转而在周围一番探查青年这才认定一个方向快速的离去,身影闪动消失在夜幕之中

......漆黑夜色中,雨后的凄冷寒风之中,黑色的奔驰轿车在空寂的公路上快速的前行着,车内,一身黑色披风目光深邃的男子微微摇头略有些无奈的轻声自语道:“真是不应该对素灵说那件事啊,想必她明天就好让人帮我解决吧!云海啊云海,你曾经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连这样的小麻烦都要去求教一个女孩吧?”说着,男子云海不禁略微自嘲的摇头苦笑了下,目中闪过一丝无奈和苦涩之色

“嗯?”驾车快速行驶的云海猛地踩下了刹车,黑色奔驰轿车快速的在公路旁停了下来

车中的云海微微皱眉目中闪过一丝惊疑之色,转而打开车门下了车小跑着很快便是来到了公路旁旷野中一个小土堆前,双目微眯的看向了前方地上静静躺着的一个全身染血昏迷不醒的女子

略带一丝警惕的上前,云海小心的探了探女子的鼻息,眉头轻皱转而目光便是落在了她怀中的那襁褓之上,襁褓中一个可爱的婴儿正在沉睡着

看了周围一番,皱眉想了片刻,云海便是果断的将那襁褓从女子怀中抱了过来,转而向着远处自己的车子走去

来到车子旁,云海打开了车门将襁褓放在了副驾驶座上

“呜...”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的声音,那婴儿却是醒了,同时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看向云海,却是发出了咯咯笑声,看起来可爱极了

云海见状也不禁一笑,转而忙关上车门再次小跑着回到了之前那个土坡之前

然而,刚刚来到这里,云海的面容便是微微凝滞,一脸惊讶的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空地,转而轻声自语道:“怎么可能,刚刚还是气息微弱,怎么会...难道刚才还有其他人来过?”说着,云海不禁转而忙看向周围,然而昏暗的夜色下却是看不清什么

犹疑了半晌,转而云海微微摇头重新向自己停车的地方而去

打开车门重新坐在驾驶座上,看了眼一旁副驾驶座上可爱的婴儿,云海的面上却是有着一丝阴霾之色

深吸了口气,片刻之后云海才重新启动车子离去

就在云海离去之后不久,一道黑色身影便是出现在了公路旁边的夜幕之中,一双凌厉的目光看着云海离去的方向,目光略微闪动,随即黑色身影便是转身离去,身影没入黑暗之中

隐约间,那黑色身影背上好似背着什么

......中华大地,地大物博,物阜民丰,奇山峻岭,多不胜数

略显昏暗的夜色之下,一座险峻的高山之巅,一袭青色古朴长衫披散着花白长发的清瘦儒雅老者正迎风而立,望着夜空中满天繁星

然而,这样清朗的天气,却似乎并无法为老者带来爽朗的心情

“哎!”许久之后微微皱着眉头目光之中有着一丝忧虑之色的老者突然幽幽一叹道:“人心难测,天机更是难测啊!风云变幻,莫不如是!”“老师!”温和清朗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一身白色披风的俊雅青年含笑缓步来到了老者身后

闻言,老者微微收回了目光,摇头又是一声叹息

“老师何故叹气,莫非是这星象有了什么特别的变化吗?”白衣俊雅青年见状不禁道

“不错!”老者微微点头道:“而且是为师都有些看不透的大变化!”“哦?”白衣俊雅青年闻言不禁神色一动,转而抬头仔细的看着满天繁星

不多时,白衣俊雅青年便是略微皱起了眉头:“奇怪,这满天星象为何都出现了细微的变化,好似都是有些脱离原先的轨迹!”“星凡,你说的很对,”青衫老者抬头看天一叹道:“满天繁星,若是其中少数,即使发生再大的变化,我也不会觉得奇怪,然而满天繁星几乎都是出现细微变化,这就让我有些看不透了

”白衣俊雅青年闻言不禁温和一笑道:“学有涯,而知无涯,老师不必太过计较

况且老师不是常说天下大事向来变幻莫测,如斯运道亦是难以捉摸,何必太过劳神去想?”“星凡你有所不知,这星象变化乃是人为所致,而非天道演变的变化之内,”青衫老者微微摇头面色略显凝重的看着夜空,转而悠悠道:“这样的变故,我在年轻之时曾见过一次

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次又是天道难定之人出现了

”“天道难定之人?”白衣俊雅青年闻言不禁意外的看向青衫老者道:“老师,这天下间,还有人的命数不在周天天道运转之内?”微微点头,青衫老者感叹一声道:“自古以来,超越周天五行,如此大的变数并不是没有

世间万物皆不是完美完整,天道亦是如此

之前我夜观天象便是看到了一道血光闪过天际,而后雷雨交加,天道朦胧

待得雨过天晴,却是天道轨迹已变

”“若我所料不错,那天道难定之人现在已经出现,未来也将影响许多人和事的发展轨迹

二十年之内,华夏大地必然会有大的变数,”微微摇头,青衫老者有些担忧的接着道:“而这变数,也必将伴随着血雨腥风!届时,华夏大地又将风起云涌啊!”轻笑一声,白衣俊雅青年看向青衫老者道:“江山代有人才出,我华夏出现这样一位天道难定的绝世人物,也不一定是坏事

老师大可不必担心,华夏神器气云正盛,那人即使真的有经天纬地之才,也难以影响大势

”微微点头,青衫老者轻闭上双目感叹一声轻声自语道:“但愿吧!”东州市西南郊区,靠近市区方圆数十里的云湖区,山水环绕,林木茂盛,风光秀丽,其中的云湖公园更是东州市最早的原生态山林公园之一

明清之时,这里便是一些富商巨贾购置园林别院之处,许多地方都是保留着明清之时的古建筑

八九十年代,随着改革之风的袭来,南方沿海更是率先富裕起来,这里也是发展成了最早的高档别墅小区

凌晨天亮之前夜最黑的时候,云湖别墅小区大门之外大型的探照灯灯光下,伴随着低沉的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快速的驶来,在小区保安的目送下进入了小区之内

沿着别墅小区内的行车道,奔驰轿车很快便是来到了一栋崭新华丽的三层别墅之外,转而向着车库之内驶去

‘啪’一声车门关闭的声音,地下车库之中,一身黑色披风的云海抱着包裹着婴儿的襁褓,径直离开了车库来到了别墅院中

“先生,”别墅一楼的走廊之下的阶梯下,云海刚刚走向阶梯别墅一楼的房门便是打开,一个一身黑色宽松练功服看起来三四十岁的精瘦男子迎了上去略显恭敬的喊道

看起来面貌普通,没有什么出奇的精瘦男子,漆黑的眸子中却是暗藏着锋芒

看到精瘦男子,云海顿时微微露出了笑容道:“阿坤,家里还好吧?”“先生放心,一切都好,”精瘦男子阿坤闻言也是微微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道:“只是夫人担心先生,昨晚睡的有些晚,不过现在应该已经睡的很沉了

”云海闻言不禁略微皱眉,转而轻轻点头道:“行了,进去说吧!”阿坤闻言看了眼云海怀中的襁褓,目光一闪却是没有说什么,转而直接让开一旁,待云海进入别墅之中才随后跟了进去,同时关上了别墅的房门

“先生,您回来了?”伴随着一声温婉的女子声音响起,别墅一楼客厅之中,灯光刚刚亮起,便是有着一个身穿宽松家居服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略有些意外惊奇的看了眼云海怀中抱着的襁褓,转而忙伸手接过云海脱下的大衣走到一旁将大衣挂在衣架上

“小秦!”云海喊了声,转而便是将怀中的襁褓递给了应声走过来的年轻女子,同时叮嘱道:“带这孩子去休息,记得好好照顾他!”年轻女子小秦忙小心恭敬的将襁褓接了过来,转而目送云海上了二楼,这次低头看向襁褓之中的婴儿,目中微微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别墅二楼,云海缓步来到卧室前轻轻打开了卧室的房门

看着卧室床上隐约可见静静熟睡的人儿,微微露出一丝温和笑容的云海转而便是准备轻轻关上房门出去

而就在此时,一声略显压抑的悦耳女子痛呼声响起

面色一变,云海忙打开卧室的灯,转而快步来到床边,看着床上秀眉紧皱面上露出痛苦之色的美丽少妇,不禁紧张的道:“雅儿,你怎么了?”“阿海,我可能要生了,”轻咬了下嘴唇,床上的美丽少妇略有些痛苦的看向云海道

闻言,云海不禁目光移到了少妇那在被子下显得凸起的肚子上,转而忙起身来到卧室门口,同时大声喊道:“阿坤,备车,快!”说完,云海又忙走回床边,小心的将少妇抱起,同时轻声安慰道:“没事的,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先生!”云海刚抱着少妇来到一楼客厅,便是看到那年轻女子小秦一脸慌张的抱着婴儿跑了过来,同时喊道:“先生,这孩子在发高烧,烧的很厉害!”云海闻言,顿时微微皱了下眉头

而就在此时,一身黑色练功服的阿坤已经来到了客厅之中,同时忙道:“先生,车准备好了!”“走,去医院!小秦,把那孩子也抱过来!”云海说着便是抱着少妇向外走去

......夜幕之下,位于东州市北部山岭之中幽静的山顶别墅之中,临近山崖的落地窗前,一道一袭蓝色罗裙的倩影静静而立,隐约可见那玲珑的动人曲线和略显稚嫩的白皙面容

“小姐!”低沉的男子声音响起,一身黑色西装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来到了那道倩影身后数米外

“什么事?”悦耳轻灵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淡淡威严味道

“医院那边传来消息,云先生的妻子生了个女儿,”黑色西装男子说着,转而略微犹豫了下道:“不过奇怪的是,云先生送妻子去医院的时候还带了个婴儿去

”那道倩影闻言不禁转身看向黑色西装男子,秀挺的眉头略微一皱道:“婴儿?”......新的一天,朝阳早已高高升起,万丈霞光洒下,笼罩着整个东州市都是显得生机勃勃

东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一间特护病房之内,身姿挺拔的云海轻轻拉开了窗帘,任由外面的阳光落入房中

看着外面阳光明媚的天色,云海不禁深吸了口气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转而转身缓缓走到洁白的病床边的沙发座椅上

看着床上显得有些柔软正熟睡着的少妇和一旁安静睡着的一大一小两个婴儿,云海不禁面上露出一丝温和笑意,轻轻伸手为少妇理了理额上的发丝

‘咚咚咚’的轻轻敲门声响起,云海不禁眉头微微一掀,转而起身打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

病房之外,不知何时换了一身笔挺黑色西装的阿坤正静静而立,看到云海走出来不禁上前低声道:“先生,一切都处理好了,医院会出具证明夫人生的是一男一女龙凤胎

”“嗯!”云海闻言略微点头,转而转身打开了房门进入病房之中

病房之中,这会儿少妇却是已经醒了,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一旁的婴儿

听到开门声,少妇不禁转头看向了走进房中的云海

“雅儿,你醒了?”云海见状不禁一脸喜色的来到床边坐下,伸手握住了妻子的手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呢,另外一个婴儿是怎么回事啊?”少妇美眸一闪看向云海秀眉微微一掀道

云海闻言不禁一怔,转而忙笑道:“哦,这个我还没有来得及和你说

那小家伙是我准备收养的,不过你可别多想,我只是看那孩子可怜,而且也确实是缘分,回来的路上捡的

”“路上捡的?”少妇闻言不禁美眸微微一瞪,但却是不疑有他,转而便是略有些愤慨的道:“真是过分,他的父母怎么能这么狠心,就这么扔了他呢?”云海见状忙附和道:“是啊,所以我才准备收养他,你觉得如何?”“好啊,正好我们的小宛晴也可以有个伴,嗯,是哥哥才对!”少妇含笑点头,转而充满母性的幸福目光便是落在了一旁睡着的两个小家伙身上

转而,少妇又是不禁美眸一闪转而看向云海笑道:“我们的小宛晴是早已定好的名字,那这小家伙呢?阿海,你来帮他取一个名字吧!”云海闻言含笑点头,转而目光掠过那窗口射入的阳光不禁目光一亮,转而忙道:“那就叫浩阳吧!”“云浩阳?”轻声喃喃了一句,转而少妇不禁一脸笑意的点头道:“这名字不错!”云海见状不禁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和少妇聊了一会儿之后才含笑道:“雅儿,以多休息一下,公司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要先回趟公司,下午再来陪你

”“嗯,你去忙吧!不用担心我,”少妇闻言不禁淡笑点头很是理解的道

云海闻言一笑,俯身轻轻吻了下妻子,转而才起身离开

病房之外,一身黑色笔挺西装的阿坤看到云海出来,不禁忙道:“先生!”“送我去公司一趟!”云海说着便是沿着走廊径直离去,而阿坤也是紧随其后

医院的停车场,取了车子之后,阿坤便是开车带着云海向东州市的市中心商务区而去

黑色的奔驰轿车快速的在车流中穿行着,坐在后排座位的云海,却是伸手从裤子口袋之中取出了一块洁白如羊脂白玉的小玉牌,映照着射入车内的阳光,玉牌好似微微有着血光闪现,甚是诡异

略微皱眉仔细翻看着那枚小玉牌,云海的目中不禁闪过一阵惊疑不定之色

若是仔细去看那玉牌,却是可以在玉牌的两面分别看到‘天龙’‘令’三个个古篆浮雕字迹

“这块令牌,怎么会在浩阳手中?”轻声喃喃着,转而云海目中不禁猛然闪过一道亮光:“难道...”说着,云海不禁死死盯着手中那玉牌,下意识的将之紧紧握在手中

许久,云海才深吸了口气,闭目仰靠在后座上,只是那握着玉牌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故事,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