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www.74iii.com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21 01:36:38

www.74iii.com

我们为什么会同情他人的不幸?恻隐之心从何而来?

1939年9月,德军在两周内攻占了波兰,纳粹下令拘捕了波兰全境的犹太人

按照当时党卫军的规定,企业可以以低于市场平均工资的费用向政府雇佣廉价犹太工人(酬劳交给政府),于是一些商人借此大发战争横财,奥斯卡·辛德勒便是其中一员

然而,随着后来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的进行,辛德勒越来越不能容忍纳粹的凶残,他对犹太难民产生了深深的同情

为了解救犹太难民,辛德勒以高额的价格将他们一个个从党卫军那里赎出

在二战结束前,一共有1200多名犹太人在辛德勒的保护下幸免于难,但他本人却已经倾家荡产,后半生穷困潦倒

后来,澳大利亚小说家托马斯·肯尼利将他的故事改编为小说《辛德勒名单》,1993年犹太裔大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又将这个故事搬上了大荧幕,拍摄出了一部可以载入史册的伟大电影

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即使在20世纪最残酷的战争阴霾中,辛德勒的形象依然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驱使辛德勒做出这种英雄举动的,是他对犹太人的“恻隐之心”

恻隐之心在人类身上绝不少见,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感受都会引发人们的无条件利他行为(尽管很少会达到辛德勒这样舍生取义的程度)

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超过20万名志愿者在第一时间从全国各地奔向地震灾区,在每一处废墟争分夺秒地参与营救

2015年6月,一张3岁小难民死在海滩的照片登上了欧洲各大报纸,此后整个欧洲对难民的态度发生了彻底改变,十几个大城市爆发声援游行,民众责令政府应收容更多的中东难民

震撼西方世界的小难民海滩遇难照在各种文化以及宗教思想体系中,悲天悯人、救难解危都是不可或缺的道德信条

不过,人类不是唯一具有同理心的动物,感同身受现象在很多动物身上都能发现

在上世纪60年代研究者就发现,如果大鼠按压杠杆获取食物时,会造成身旁另一只大鼠遭到电击,它就不会继续按压杠杆

也就是说大鼠能感受到其他个体遭受的痛苦,为了不伤害到同伴,它们可以抵制食物的诱惑

当以猴子作为实验对象时,实验中的猴子甚至可以为此忍受十几天的饥饿

另外,一些动物不但能够懂得同类的困境和痛苦,还可以为对方提供协助与安慰,例如海豚会把受伤的同伴托在水面上以便其呼吸,鲸鱼会通过撞翻捕鱼船以解救被困的同伴,大象可以用鼻子将垂死的其他大象拉到安全地带,并温柔触摸对方以缓解其痛苦

2016年时发表在《SCIENE》上的一篇文章揭示了一个有趣现象:将两只草原田鼠放在一个笼子里培养感情,几周后将一只田鼠带走,为它施加电刺激,之后再将这只田鼠放回笼子

如果这只田鼠没有表现出焦虑,另一只田鼠则没有特别反应;但如果被电击的田鼠表现出了焦虑,另一只田鼠会迅速而强烈的为它梳理毛发,以安抚对方的情绪

更有甚者,有的动物个体还可以将自己同情心的范围扩大到其他物种

家庭饲养的宠物狗会在主人痛苦时,将头靠在主人的手或膝盖上

1986年8月30日,英国5岁的小男孩莱文·梅里特在参观泽西动物园时不小心掉进了大猩猩围栏里,大猩猩是一种领地感很强的动物,一些大猩猩被这个从天而降的不速之客吸引,立刻围了上来

周围所有人都为男孩的性命捏了一把汗,不过这时一头名叫扬波的银背大猩猩迅速跑到男孩身边,它发出示威的怒吼将其他猩猩驱离,把已经失去意识的莱文保护了起来

当莱文醒后,扬波又将所有的大猩猩赶回它们的笼舍,以方便工作人员将莱文救走

几年后扬波去世,动物园专门为它塑立了铜像,以纪念它的英勇行为

大猩猩扬波的纪念雕塑科学家推测,动物感同身受的共情能力大约在1800万年前开始出现,当哺乳动物进化出亲代养育行为时,需要准确的接收到后代发出的疼痛、危难等情感信号,于是原始的共情就出现了

当共情能力出现以后,它可以迁移到亲代养育环境之外,并在广泛的社会关系网中起作用

这是因为,准确识别同伴的情感,尤其是负面情感,可以迅速察觉和评估环境的风险

例如,当一只鸟发出尖叫时,其他鸟如果能感受到叫声中的恐惧,就知道危险来临并可以迅速做出应对,这对生存极为有利

同样的,从演化角度看,人类的利他倾向也源自于亲代养育的天性,并在祖先漫长的互惠合作历史中得以发展

这些行为一旦成为固定机制,范围就会逐渐扩大,发展到某个程度后,同情并帮助别人这种行为本身就变成了目标,并会受到我们内在生理系统的强化鼓励

研究发现,当个体帮助他人时,大脑会分泌更多的多巴胺,使我们产生愉悦感

同理心的社会起源不难理解,不过这种功能具体是如何实现的?动物不具有人类复杂的认知能力,它们没有办法通过推理揣测其他动物的心境,因此,如果人类的同理心与动物的同理心在本质上是一致的,那么我们一定有一种更直接的方式体察他人的情绪,而不需要通过语言交流或理性判断

镜像神经元的发现为揭开这一奥秘提供了最重要线索

1996年意大利帕尔马大学里佐拉蒂的研究团队发现,恒河猴的前运动皮质F5区域存在一种神经元,当猴子做出动作时,这些神经元会激活,而当恒河猴看到其他猴子做出动作时,这些神经元也会激活,科学家将这种细胞起名为“镜像神经元”,这一名称的含义是,通过这种神经元,观察者的大脑可以瞬间模拟被观察者的动作

后来研究证据显示,人类也具有镜像神经元

里佐拉蒂指出,人类正是凭借镜像神经元系统来理解他人的动作意图,同时与他人产生情感共鸣

镜像神经元的作用:你看到这张照片后会打哈欠吗?镜像神经元的发现具有非凡意义,它说明社会动物的互相交流可以存在于非常基本的层次上,远甚于科学家以往的猜测

情感理解是一种完全天生而且会自动发生的现象,在通过镜像神经元理解他人感情的过程中,观察者经历了同被观察者一样的神经生理反应和情绪状态,从而启动了一种“感同身受”的体验式理解

欧·亨利写过:“你笑的时候,所有人都跟你一起笑;你哭的时候,却只有你一个人在独自哭

”这句话看来只有前半部分是正确的

就像一条琴弦的震动会导致另一条弦的共振一样,情感的鸣奏也会引起同步声响

我们生来就准备感受他人的欢乐或痛苦:亲人打电话时焦虑的声音会让我们瞬间心情紧张;室友的抑郁好像让房顶始终笼罩着一片乌云;欢快的笑声能使周围所有人感到心情愉悦;葬礼现场悲恸的氛围则会让不熟悉的人也潸然泪下

如同幼儿学会站立步行一样,同理心也是自然出现的,在大脑模仿能力的协助下,我们总是一眼就可以捕捉别人的心情

为了检验情绪感染效应,德国心理学家罗兰·诺伊曼和弗里茨·斯特拉克进行过一项有趣的实验,他们想要探求的问题是,人类情绪模仿的自动化程度到底有多高,在没有意识参与的情况下这一过程是否还会发生

在研究中,他们让被试听一段录音,录音内容是一个陌生人用开心、难过或中性的语气念枯燥的哲学文章,被试听录音时还要完成其他任务,这是为了使被试不将注意力转移到录音内容和声音情绪上

之后被试要阅读同样的文章,结果发现,被试朗读时会自动模仿之前录音中开心、难过或中性的语气,而且他们确实感染了同样的心境,但他们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变化

其实,大陆五花八门的综艺节目为情绪感染机制提供了极为丰富的示例

2012年暑期《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开始播出,在海选阶段,来自吉林的编曲人金志文唱到最后几句时声音开始哽咽,导师杨坤在金志文还没有做介绍时就跟着哭了出来,杨坤的解释是他觉得对方是个有故事的人

有这种经历的人不在少数,在那一刻,人们一定是感受到了某些特定的情感

除了情绪外,我们还可以直接感受到他人生理上的痛苦,这也是同理心的来源之一

疼痛也是一种可以共享的体验,当看到电影《电锯惊魂》系列中五花八门的酷刑时,观众也会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2004年时,神经科学家塔尼亚·辛格在《SCIENE》杂志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他们在实验中对被试施加疼痛刺激,被试的男友或女友则坐在一旁观看这一过程,同时接受功能性磁共振扫描

研究发现,当情侣中的一位遭受电击时,被打者的感觉体验相关脑区有显著激活(包括后脑岛、刺激躯体感觉皮层、感觉运动皮层以及前扣带回尾部),但观察者和被打者与疼痛知觉相关的脑区则都激活了(包括扣带皮层喙部,双侧脑前岛,脑干以及小脑)

对他人痛苦的共情有时也会产生一些消极结果:例如,某些特定行业的从业者由于经常接触遭受苦难的人,因此他们会产生严重的心理问题,比如急诊科医生和刑侦人员

情绪知觉与情绪感受是联系在一起的,如果个体的情绪加工系统出现神经损伤,那么他们也就失去了识别他人情绪的能力

例如,杏仁核脑区与恐惧情绪的产生有关,加州理工学院拉尔夫·阿道夫斯的研究小组发现,双侧杏仁核损伤的患者缺乏恐惧体验,虽然他们在智力上可以理解哪些情况是令人恐惧的(如得了不治之症、面对罪犯),但他们却无法从他人的表面、声音或动作中识别出恐惧情绪

许多冷血的变态者之所以缺乏同理心,正是因为他们的大脑情绪系统出现了故障,他们很少能感到内疚与羞愧,不知道何为“良心不安”,也不会对他人的痛苦感到同情,这导致他们能够轻易的做出伤害他人的举动

电影《恶之教典》的男主人公莲实圣司无法感知他人痛苦在日本推理作家贵志祐介的小说《恶之教典》中,主人公莲实圣司是一个外表帅气可亲、举止优雅谦和的高中教师,然而,莲实天使外表下却有着一颗不为人知的魔鬼之心

他无法感知别人的情绪和痛苦,因此可以毫无负担的做出任何残酷冷血的行动

贵志祐介在书中称莲实是“真实之恶”、“极致之恶”,是没有“心”的人

1988年至2002年,甘肃省白银市先后发生多起强奸残害女性的系列杀人案件,期间,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昆都仑区也发生过类似案件

犯罪分子作案手段十分残忍,不仅强奸、杀害女性,还用刀切割女性生殖器官、人体组织等,受害人中年龄最小的仅8岁

此案在当地造成严重恐慌,被公安部列为督办案件

尽管各级公安机关全力侦破此案,但案件迟迟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

直到2016年3月,公安部刑侦局开展疑难命案攻坚行动,在极为巧合偶然的情况下,警方利用Y-STR基因检测技术顺藤摸瓜,最后终于找到了当年的真凶高承勇

而官方对他性格的描述正包括:冷漠、不易冲动、情绪稳定

看来高承勇也是一个不会理解他人痛苦的“无心之人”

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防兔篱笆》,引发了人们对澳大利亚土著命运的关注人类的同理心还有一点非常与众不同:我们并不是只有在与他人面对面的情况下才能感受到他们的痛苦

由于人类具有高度发达的认知能力,我们可以想象他人所处的困境

聆听他人的故事,阅读文字,甚至自己的想象都可以激发我们的道德情感

《汤姆叔叔的小屋》、《雾都孤儿》、《1984》、《正午的黑暗》、《伊万·杰尼索维奇的一天》、《扶桑》、《西线无战事》、《杀死一只知更鸟》、《红杜鹃》、《白鲸》、《防兔篱笆》......这些文学作品都曾经激起人们的同情心,唤起公众对某些受害人的关注,没有这些书籍,受害人和他们的苦难很有可能会被社会遗忘

电影《天堂电影院》中让无数观众感动的最后一场戏除文学外,电影、戏剧与歌剧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引发我们的情感体验

《泰坦尼克号》中杰克和萝丝的死亡别离、《天堂电影院》中老放映员艾费多留给多多的吻戏剪辑胶片、《情书》中男藤井树对女藤井树沉静纯真的单恋、《美丽人生》中父亲为儿子在集中营编造的谎言游戏……大多数看到这些感人至深的情节时都会泪眼盈盈

我们感同身受的能力让我们很容易对故事中的人物产生代入感,人们看到《教父》时,大部分时刻都会把电影中那个虚弱又威严的老头当作是维托·柯里昂而不是马龙白兰度,在观看《至暗时刻》时,我们会为丘吉尔艰难的处境感到焦虑,但不会想到加里·奥特曼的命运

文艺作品的魅力要依赖人类的感受性,如今,发达国家文化产业总值占GDP总量约15%至30%不等,如果我们没有同理心与想象力,这些经济产业也将不复存在

遗憾的是,我们不是对所有人的痛苦都会有所回应

许多研究都证明,共情是具有偏见性的,个体对“自己人”(具有共同社会身份的人,例如相同的种族、团队)才会容易产生共情,当目睹讨厌的人遭受痛苦时,人们甚至会感到愉悦

例如,许多极端球迷很愿意看到敌对球队的球员受伤;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泄漏事故后,国内部分网友表现出了幸灾乐祸的态度

但这也正符合互惠利他理论:共情的功能之一是增强个体的社交联系,因此我们更容易对熟悉的、相似的、具有潜在互惠关系的亲友或同伴产生共情

不过,这种偏好并非永远不变的

在历史上,人们对待外群体曾经一度非常残忍,如奴隶制、大屠杀、集体阉割、强奸等等,但这些现象在当今世界绝大部分地区都已经消失了,原因之一就是我们越来越把“圈外人”看作需要同情的对象

正如《世界人权宣言》中所说的那样:“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

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

在西方社会,最政治正确的道德观是以“人性”的方式看待所有人类,包括男人、女人、儿童、罪犯、战俘、残疾人以及敌对方的平民

甚至还有许多人希望将这一圈子进一步扩展到人猿、宠物犬、受精卵和胎儿等等

看起来人类道德进步的可能性似乎永无止境

这种进步并不需要由某种神秘的驱动力,它同样源于进化中的利益博弈作用

如我们多次提到的,自人类进入现代文明之后,各个地区间的人互相依赖、彼此协作的程度越来越高,不断扩张的贸易圈也拓展了我们的道德圈,我们不可能既憎恨一个人,还同他保持良好的互惠关系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纳入到了我们的小世界,“人类”的整体性愈发凸显,同情心的扩展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总之,就像自私是我们人性中固有的一部分一样,人性中也包含着善的因子,我们对他人的不幸怀有深深的同情心

实际上,我们已经谈论过许多人性中的矛盾现象,例如忠贞与背叛,暴力与和平,竞争与合作,利己与利他

我们生来就具有各式各样的倾向,演化是一种辩证过程,在两极化的世界里,每一种特征都隐含了相反的特征

人类能够大规模残害自己的同类,但人类同理心的深厚广博在其他动物身上却又前所未见

自然选择的淘汰作用形塑了我们最卑劣的一面,却也造就了我们崇高的道德情操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