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美女人休艺术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6 15:46:50

美女人休艺术

钞票是楼梯,其他不要谈!

@眯眼-你感觉...-去年最好吃的一顿是在哪里?听说,这是食评人间最恶毒的打招呼方式:妄想从对方的破绽中找出自己候分克数的“半个身位”

--阿尔巴尼亚的那顿羊肉料理,至今让人难忘

像极了唐家湾菜场凌晨4点的朝阳,再也找不回来

你吃不到的东西,牛逼随便兜好了

当然,不要和去过巴黎的人聊法餐

还有,日料的破绽最大,说在中国吃过好寿司,是有原罪的!哈

中餐也不太保险

中餐不稳定,两顿吃的好坏不一,很正常

所以多说容易吵架,赤膊兄弟也会翻毛腔的

碰到过好几次了,最后只能来一句,“不稳定和不完美一样,或许也是一种魅力吧”

然后握手言和

最怕说出对面吃过的,然后轻描淡写地回复-吃过,也就这样吧

坏伐?不以为然,最狠!叫人瑟瑟发抖...我最好吃的几顿中,必有一顿在 菁禧荟这是一间值得集中注意力吃东西的餐厅

此处多指虹桥路老店

经营多日,品控稳定,经理得体,放重要客人于此,稳妥

张新民老师将菁禧荟归到古代潮菜一栏,却不想菁禧荟打的是“新潮菜”招牌

说是老菜,不无道理,菁禧荟有着老潮菜特有的印记:有炒镬但无重加工,出品清爽

尊重食材脆弱而多变的本味,不用葱,以为败味

略施鱼露、蒜蓉、豆酱,烘托食材,主次分明

还有鲍参翅肚,出品淡雅,可追粤菜

所谓的新,或许更多是食材的眼界

菁禧荟的食材具备广阔的国际视野:长崎的青花鱼、东海的黄鱼、西班牙的红虾、巴基斯坦大只鳘肚公花胶、惠来县半干鱿鱼,还有潮汕本地的酸梅酱、菜圃、普宁豆瓣酱等都会被运用在烹饪当中

新的不过瘾?却已是不易

不要幻想“中菜西做”之类的所谓创新

一个成型的菜系,细微的变化已是难得,颠覆革命之类的话语,无非皮肤建构

说回虹桥店......星空广场还是一副温吞水的老迈模样,空旷而冷清

里面的餐厅更多像是社区级别的

当你跑到东门,面对云峰宾馆的时候,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马路对面,菁禧荟 则像位低调沉稳的壮年男子,旁边偶有停靠的劳斯莱斯,宾利多少表达了一些实力

餐厅成立的时间很短,但却几乎获得了主流餐饮圈一致好评

其中不乏一些没吃过,瞎起哄的… 没关系,没吃过,好评,没啥大关系

夏天去过一次,开场日本种玫瑰香惊为天人,不献媚清凉的爽甜

最近几次都吃的 潮州冻花蟹,人多的话要点的

二斤半出品气派十足,极易感知的清甜爽朗,海洋风情

做冷盘,硬而不俗

马友鱼佐普宁豆酱

豆酱如沙泥般细细研碎,是普宁人杜建青带给上海的礼物

质醇味香,鲜咸带甘,辅佐马友鱼,优雅地嵌入口腔各个缝隙,干爽绵香

3年老鹅头,价格公道

中正古早的摆盘,偏咸,南方人以咸带鲜,轻松送出浓郁的香气,入口软糯绵长

说滋味复杂,并不做作

不可名状的卤水层次感,是潮州人无法诉说的中国式古法科学

此刻,小左卫门沉重而圆润地托起老鹅头,一切升华了

生腌虾蛄,不可咬,嗦入口中,呈啫喱状绽放

需闭口咀嚼细磨,让潮州的风味,不仅存于口腔,香气从鼻腔呼出,亦享受

章丘鲍芹,汁水饱满,经络有礼,曾是某晚最佳

如果有机会给这道菜起名,必须是“舍得”,鞭挞一下丑恶势力!响螺汤 清澈味平,尾韵异常舒适

做前,侍者会令食客过目

后厨去边角细碎,只取精华入馔

菜脯山药焖雪花牛肉炸掉的!咬下,迸开的油水汁水,汇做一股液体,莫名地消失在喉咙中…脆皮金沙参,新店亦未曾退步

不知是否未走过老抽,呈色较老法偏淡

喂满鲍汁,入口粘糯异常,呱呲呱呲的脆皮增添了不少咬合的乐趣

潮味花胶趴,不负招牌的美名

厚切入口,粘唇粘牙粘颚,酸鲜异常,让舌根发颤!有过一次,餐厅配过枫丹甘露,像是听着Beach House的音乐,飞向宇宙…夏天吃过一则桂花鲜莲子 甜品,自认为是2018年的最佳甜品

清甜粉糯,中式甜品的高级,藉由汤汤水水,作宽广润泽的表达

蛋糕太干,入口不柔,雪葩之类特冰,拉喉咙

还有一道印象也深刻,是在新店吃的姜薯芋泥

姜薯如山药,出粘液,温润甘平,芋泥铺底,粉泥粘连,甜做的高级

最后收口的ZANTHO,温柔到近乎果汁的临界点,2015年究竟是个好年份吗?年头,菁禧荟在外滩金融中心的新店开张

众食评人一一造访,做过一些评论

我被店家问过一些改进的意见

左思右想,实在无话可说,也就贴上去一两句,当是应付

诸如玫瑰鱼好像一般,花胶趴好像比不过虹桥老店,甜品略欠之类,有的没的,没什么建设性

放到当下,也记不太清楚了

权作与老店横向比较,外滩店只是输给了自己

既然后厨是全新的团队,就会存在一些磨合

所谓“新潮菜”的新,应该还藏着后厨团队对菜品标准化的操作论克论毫升的功夫

如果在这个语境下,那要说与老店存在天差地别,更是主观念想,无从谈起

厨师一般对自己,看的很清,千万别把客套当成讨教

个中不足,无非是老店起点过高,期待之于现状,自有高下

海获微风拂柳,响螺汤宽广舒达,金沙参花胶儒雅绅士

可把这些看作一股自北向南被动的文化逃离,以及传统美学的遗存

将菁禧荟看成一个上海高级饮食美学的刻度,作横向比较,再评论上海餐饮

此时,才会有些底气吧

当然,你也可以不找菁禧荟,但必须得找这么一两家,否则食评没有倚靠的维度,怎么谈好吃难吃呢?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